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你奶奶个孙子
你奶奶个孙子

你奶奶个孙子

刘强推开院子门,边往里走着边喊着:「奶,我回来了!」刚洗完澡只穿着件背心的余小红忙迎了上来,一把紧紧搂住了刘强:「我那乖孙子,可想死奶奶了!」

  刘强胸口被奶奶背心里软软的乳房和奶头顶着,他感觉有点怪怪的,忙推开奶奶:「奶,我饿了,快吃饭吧。」

  桌上的菜早已烧好等着他回来,有红烧排骨、红烧肉、肉丸子汤,还有一碗鸡蛋羹。刘强狼吞虎咽地吃了三大碗饭下去才罢手。

  刘强这两年发育得特别快,特别是裤裆里的小鸡鸡,最近一年发了疯似的猛长,上厕所时老是被那些调皮的同学取笑,背地里叫他做「大屌高」!

  同宿舍住的都是几个别的村的小混子,和他们比起来刘强算是好孩子了,那几个家伙整天旷课出去打台球,看录像,还经常弄些黄色小说回来在宿舍里看,有的书的中间还有让人面红耳赤的男女操屄的图片,刘强看他们几个经常拿着书兴奋地在一起研究。

  有天晚上趁宿舍没人他也好奇地偷偷拿了两本躲在被窝里看,这一看就着了魔,书里面火辣辣的性爱描写和插画上女人赤裸的身体,让他充满了对女人的渴望,经常晚上一个人溜到摆摊的小书贩那里买五块钱一本的黄书来看。

  光用眼睛看不顶事,看到兴头上就忍不住要用手指来灭火不可,就连晚上睡觉也经常梦到和月仙操屄的快活情景,一到早上内裤就粘糊糊的。从此他的学习成绩每况愈下,不过这个他倒也无所谓,本来成绩也只是中等偏上,他压根也从来没想过自己能考上大学,反正混个高中毕业证将来和父母一样到城市里去打工就是了。

  吃过饭洗完澡后,刘强便掏出书包里新买的一本黄色小说有滋有味地靠在床上看,刚看了一会儿忽然奶奶拿着个枕头闯了进来。她一把推开刘强的门说道:

  「刘强啊,奶奶今晚睡你屋啊,这天太热了,我房里的小电扇一点不顶事,边吹边出汗,还是你这落地扇好,风力大!」

  刘强向里靠了靠道:「哦,那你就在这睡吧,奶奶你也真笨,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不会把我风扇拿到你屋去吹啊!」

  刘强一见奶奶进来本能的想把黄书藏起来,转念一想:奶奶又不识字,这本书上面刚好又没有插图,怕个屁啊,我真是蠢到家了!

  就这样祖孙俩一个闭着眼睡觉,一个聚精会神地研究黄书。余小红躺在床外侧对着风扇猛吹,随着汗水的消失,慢慢困意来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刘强此时已被书里面的性爱描写弄得欲火焚身,他咬牙心说:要是现在有个女人操一下就爽了,哪怕丑一点老一点也行啊,只要有奶子有屄就行!

  刘强忽然意识到鸡巴已经把裤子顶得老高,他怕被奶奶发现忙用双腿紧紧夹住,扭头一看,开始还在有一搭没一搭唠叨的奶奶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刘强再往下看,眼睛就有点挪不开了:只见风扇强劲的风力不时将奶奶背心的下摆吹起来,露出里面两个瘦弱的奶子,更刺激的是拖的很下的瘪奶上的大奶头也是频频映入眼中。

  刘强想起来奶奶晚上睡觉一直都很死的,除非是半夜被尿涨醒否则都是一觉到天亮。便轻轻推了两下她:“奶奶,奶奶!”他心中已想好对策:如果奶奶此时醒了,他就说‘奶奶,现在凉快点了,你回自己屋去睡吧’。如果没醒,嘿嘿……余小红刨了一下午地,自然是叫不醒的。农村的老人就是这样,不管儿女富不富裕,总还是习惯每天干干农活,就算子女给的生活费不需她再去劳作她们也闲不下来的。“奶奶!奶奶!”他又叫了两声,回答她的依然是轻轻的打呼声。刘强心中一喜,他轻轻的爬下床,用最小心的动作将奶奶的背心往上卷起了一点,余小红这老奶子本就拖的很下了,这背心再一卷就暴露了大半个奶子在色窦初开的孙子面前,刘强的眼睛像钉子一样死死的扣在奶奶的乳房上,此刻的他非常满足,终于有一对活生生的奶子在他面前供他欣赏。虽然这瘪奶子和黄书中几乎千篇一律的丰满大乳大不一样,但他还是看的心里冒火,那奶子像灶间舀水的瓢一样,上面只看得到奶皮袋子,那不多的乳肉全部顺流而下堆在了奶尖,最惹刘强上火的还是奶奶那大大的乳头,那颜色呈紫红色,半软半硬的顶在老奶子上,刘强恨不得一口就吞下去像书里那样去舔、去咬!很快他觉的不过瘾了,刚才的满足感也不翼而飞了,这奶子是看了,要是能再看到阴道那就更刺激了。在色欲的驱使下,刘强大着胆子将头伸到奶奶的大腿边,渴望着从裤衩的边缘能看到里面女性神奇而充满无限诱惑的阴道,天可怜见!还真的让这小子饱了眼神,余小红这宽大的裤衩将自己最神秘的地方给出卖了,刘强的眼神顺着缝隙就捕捉到了奶奶右边一撮长长白白的阴毛,那毛长的稀稀拉拉杂乱无章的,刘强发现自己可耻的硬了,他但着头想要继续捕捉奶奶的阴道,可惜只能到此为止,奶奶真正的宝贝被那陈旧的布料给遮挡住了。怎么办?节目到此结束继续每天意淫手淫?不?刘强心一横,这种每天只能看黄书和想女人的日子太憋屈了,得想办法在奶奶身上实践一下,虽然奶奶老了点也谈不上好看,但毕竟是个有奶有屄的真正女人啊!而且和自己的亲人做爱那多刺激啊,小说里母亲和儿子,爹操闺女……这些多的是,反正自己是奶奶的宝贝疙瘩,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最多撒撒娇就是!说干就干,刘强大着胆子将奶奶裤衩右边的一角往上拉了一点,眼睛再凑近去看,只听道‘咕咚’一声,刘强兴奋的吞了下口水,真的看到了奶奶的老屄了,果然和书里写的形状差不多,奶奶的屄呈一个椭圆形,中间是两片紫黑色的半圆形阴唇,这两片阴唇像门神一样紧紧拱卫着奶奶神秘的阴部通道,刘强知道,冲破这左右护法里面就是男人的极乐世界,椭圆形的上端有一个被皮包住尖尖的突出物,这应该就是书里面说的阴核,听说这东西一被碰女人就会哆嗦,不知有没有这么神奇?接下来怎么办呢?刘强脑子飞快的转着:先躺下抱着奶奶睡,然后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这买卖有赚无赔,最坏的结果无非是不让操而已?难道奶奶还会去和别人说、或者告诉父母吗?不可能的!就算她真的生气了,只要自己眼泪一出包管奶奶立马投降!

  刘强先把灯熄灭,然后坐在床上将自己脱的一丝不挂。他紧紧挨着奶奶躺了下来,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腰上。漆黑的屋里安静极了,只有余小红香甜的打呼声和睁着眼睛打坏主意的孙子浓重的呼吸声。刘强把自己半硬的鸡巴紧紧贴在奶奶的屁股缝上,这感觉真的好舒服,一想到鸡巴和奶奶的屁股、阴道只有一布之隔,他兴奋的恨不能一下就捅进去。刘强的手慢慢从腰间移到了奶奶的胸口,他‘勇敢’的将左边的一只软布袋捏在了手中,软软滑滑的奶子捏在手中舒服极了,他忍不住的用手指去搓弄那大大的奶头子,奇怪的是,被搓的是奶奶的乳头,可一搓倒把自己底下的鸡巴越搓越硬,就这么左边奶子玩玩再换右边奶子玩玩,正在他不亦乐乎的时候,余小红被搓醒了,虽然她已年满60,可这身体的反应倒也没有完全失去,开始她还在梦中,只觉得身体被人弄得痒痒的,上面的手在搓奶头,下面被硬硬的男人命根子抵着屁股缝,她以为是老伴结宝在弄她,这老东西也是骚答答的,都60多了还隔三岔五的要弄那事,老两口加起来一百二十多岁了,这要是让儿女们知道或者传到村子里还不丢死人!余小红逼着眼由着老伴搓她那搓一辈子也没个够的奶头,时间一长慢慢清醒过来了:不对啊!老伴开年就去城里一家澡堂烧锅炉去了,对哦,今天是睡在孙子的房间。难道,难道是孙子刘强在弄她?她越想越不对劲,赶紧伸手把墙壁上的灯绳拉开,扭过头一看,孙子好像是在做梦,眼睛闭着嘴角带着一幅开心的样子,手仍在不轻不重的在自己奶头上玩着,再往下瞅瞅在自己屁股缝那一拱一拱的‘小鸡鸡’,余小红一张被皱纹挤的像丝瓜的老脸躁的通红,心说:要死了!这宝贝大孙子才十几岁就长了这么大个东西,长的像个手电筒,粗的像黄瓜一样,红红的大鸡巴在灯下闪着暗红的光,那好像能捅破一切的样子看着让人害怕!小红赶紧边推边叫着刘强:“刘强,刘强,醒醒!”刘强突然睁开眼嘻嘻一笑,魔爪由捏奶头变成将整个乳房抓在手心,脸也凑到奶奶跟前‘啵!’的亲了一下:“奶奶,你的奶子真好玩,你让我亲亲呗!”余小红心里很生气,可对着这从小带大将来要继续高家香火的大孙子她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要是动了刘强一指头,将来老伴知道了还不把自己捆起来打!这老东西比自己还惯孩子,在家里刘强不管犯了什么错、无论谁骂了刘强一句半句的都会招来他的训斥:“孩子才多大,大了不就好了嘛!骂多了会伤害孩子自尊心!”这老东西也不知在哪听来的,还像文化人一样知道说个‘自尊心’!话说回头这孩子从小自己带的比他妈还多,感情着实很深,要她恶狠狠的骂他她也确实狠不下那心来。余小红把刘强的‘魔爪’推开,边把衣服牵好边把头扭到一边说:“快把你那‘丑东西’收起来!强子啊,你听奶奶跟你说,你现在正是念书的时候,不能想男女那事,那事要长大结婚后才能做啊!再说那事只有夫妻们能弄,哪有和自己奶奶弄的,传出来这高家没法做人啊!”刘强搂着奶奶的腰,边轻轻晃着边撒着娇:“我不嘛,我就要和奶奶好,咱俩不说谁会知道啊?奶,我宿舍那些孩子天天说那些事,弄的我也整天想。可想来想去也没的弄,搞的我晚上也觉不着,上课也没精神,最近成绩都退步了不少啊!”说着手又握住了余小红胸前的那团柔软,小红忙一手打掉:“去!别扯不开!哪有祖孙两人弄那事的,这是天大的丑事啊。我婆家那村子有个老公公都60多了,和自己儿媳妇弄那事,被人在山上抓了个现形,后来那家人出门都是低着头走路,那小媳妇被她男人吊起来打了个半死啊!再说这事菩萨知道了会怪罪的,以后奶死了会下拔舌地狱的!”刘强在班上是体育课代表,力气大的不得了,他执着的再一次握住了奶奶的乳房,一边快活的揉搓着,一边继续做着洗脑工作:“奶奶,现在中央都在灭四旧,这世上哪有什么地狱啊,人重要的就是活着的时候舒服就行了,死了眼一闭啥也不知道,什么天堂地狱都是假的,县里最近正在到处在抓那些神婆道士的,奶奶你可要把你弄的那些菩萨藏好,你那些都是封建迷信,这要让乡里工作组知道了会没收的,听说还要罚款!”刘强这话是半真半候,中央破四旧那是报纸上写的,至于什么抓神婆道士、乡里工作组都是他自己瞎编出来的。你别说,这套话还真管用,这余小红整天就是地里锅台两台转,顶多和村里几个年岁差不多的老奶奶扯个闲篇,哪里知道这些事,她一听的入神,心里就想着自己买的那几尊菩萨像,竟忘了再去扇孙子那只鹰爪,刘强一看赶紧趁热打铁:“奶奶,我们班上城里那些同学好多都和自己的娘弄过了,有的还和外婆、奶奶弄这事,现在大城市就流行这个,亲人和亲人弄那叫亲上加亲,再说这种事两个人不说谁也不会知道!好奶奶,你就让我弄弄吧!”小红一听觉得不可思议:她其实对男女这事看的很随便,就是男女在一起睡觉嘛,这和吃饭下地干活也没啥两样,这事裤子一脱弄完再裤子一穿,不少一块肉一费一文钱,还落个快活,她和刘强爷爷结婚后也和村里几个俊后生偷偷弄过几回。只是对于家里人之间弄这事有点想不通,听刘强一说她好像恍然大悟似的说道:“这城里人也真怪,喜欢家里人操家里人!听说城里去人家家里还要脱鞋,吃不完的菜还要用啥‘保险膜’(保鲜膜)包起来,吃饭要规规矩矩的坐在桌上,不能蹲在坑上也不能蹲在地方。还是咱乡下好,想咋样就咋样,奶奶我才不想去城里受那洋罪呢!”刘强信口胡咧咧说城里流行乱伦这小红还真信,她一辈子没进过城,只听说城里有好多好多的规矩,无论是吃饭睡觉上厕所都和乡下不一样!这老年人就是爱唠叨,余小红一打开话匣子就自言自语的要说半天,刘强是一个字没听进去,趁着奶奶没怎么抗拒和说话分神的功夫,他已经将奶奶的背心卷的老高,嘴里一口就把左边的瘦奶含了个无影无踪,这略带汗味的女人乳房一进嘴里,刘强觉得自己幸福极了,他照着书上写的一边吞裹一边用舌头在奶奶的乳尖上打着转,小红一打消对‘乱伦’的害怕,也就乐得由着自己心爱的孙子耍弄,她也觉得自己有点骚,本来刘强他爷爷走了后她一直没想过这事,她以为是自己老了不再喜欢弄这事了,可现在孙子这热哄哄的舌头在上面一摄弄搅合,慢慢的身体又痒起来了,她自觉的把已经脱了大半的背心脱了下来,一边说道:“大孙子,吃的奶奶真舒服,使劲吃。”刘强心里唱了个肥喏‘得令!’,嘴和手便弄了个不亦乐乎,小红觉得奶子奶头子越来越硬了,裤裆里也开始湿了起来,她对这‘前戏’有点不适应,平时她老两口顶多就是手搓一会奶子就插进来一二一、一二一的搞起来。二来她这身子特别敏感,玩两下奶头子就想的不得了了。

  “刘强,别玩了,放进来吧!”

  刘强用手将奶奶右边的奶头挤的很上,舌头一阵狂扫,左手捏着另一个奶头子快速的捻动着逗趣的问:“奶奶,放哪里啊?”

  小红急吼吼的说道:“放奶奶屄里!”

  刘强一只手继续狂搓大紫葡萄,另一只手伸进奶奶裤衩里,用两根手指插进湿淋淋的阴道,一边轻轻搅动一边问道:“老屄还是小屄?用什么插啊?”

  这一上下夹攻余小红身体马上火烧火燎的,一张老脸兴奋的左右扭动着:“大孙子,用你的大鸡巴来插奶奶的老屄,快啊,奶奶不行了,快弄进来!”

  刘强将奶奶的大裤衩飞速的扯了下来,扶着狰狞的龟头在奶奶阴道口一阵乱捅就始终不入其门,也难怪,咱刘强还是一个童男子呢!小红闭着眼等了半天,止痒棒还是没进自己那老骚洞,阴道附近的肉和尿道口倒是被孙子的大龟头撞的生疼。奶奶一急,干脆把笨刘强掀了下去:“笨孩子,躺孩,让奶奶来。”

  余小红一只手将屄洞撑开,对准孙子的龟头慢慢的坐了下去,‘嗯!’大龟头冲破泥泞的肉壁进了个大半,余小传发出一声又像痛苦又像舒服的叫声。这毛孩子人小却长了这么个吓人的鸡巴,比她爷爷的要长不少。鸡巴进到奶奶阴道深处时,刘强也是‘啊!’的叫了出来,他这叫声不同,没有痛苦全是快活!原来这就是操屄!难怪男人女人都喜欢这事,确实是人间最大的乐事啊。那肉肉潮湿的阴肉与硬硬的龟头、棒身一摩擦就是无比快活,一进一出之间的快感更是不可言喻!余小红先是浅浅的套了几下,孙子这鸡巴真是个宝物啊!就那粗度就叫人爱的不行,把个老屄里面塞的叫个满满当当,稍稍动一下就觉得骨头都酥了!这孙子的家伙长,奶奶的老屄也不浅,毕竟是生过娃操了一辈子屄的老女人,小红慢慢套了百十来下后,已经逐渐适应了孙子鸡巴的粗长。她试着慢慢的沉到最底,‘啊!刘强你怎么长了这么大个东西啊?真舒坦,都顶到奶奶屄芯子了’,小红熟练的一上一下的慢慢套着……刘强感觉自己的鸡巴进了一个温暖湿润的小洞,那洞有点紧,使得粗粗的棒子进出都被里面的屄肉快速的刮扫,那滋味远比自己用手套弄快活的多,龟头顶到奶奶软软的屄肉和屄芯上更是妙的无法形容。刘强被奶奶‘操’的不停哼哼着,他睁开眼睛欣赏着‘忙碌’的奶奶,这一看快感看强让他差点射了出来:只见奶奶已把后面的发卡打开,黑白相间的半长头发娇艳的抖动着,底下是一身有点微黑的松驰白肉,两个水袋一样的瘦奶子随着身体性感的跳跃着,四条水波一样皱纹的小腹下不多的白色屄毛上面满是汗水和骚水,在两人身体连接处只见自己的大家伙随着奶奶的起伏一会显露一会被吞没。这时余小红已套了快五分钟了,随着快感的加剧她的动作也是逐渐加快,刘强毕竟还是童子鸡,他是咬住舌尖才挺了这么长时间,不然早就射出来了!奶奶这一提速刘强立马招架不住了,棒身极快的进出使得一波波快感直冲脑,他大叫道:“奶奶,快,摇快点,我要射了!”小红可还没到火候呢,一听这话急了,她不顾性命的像年轻人一样狠命的在刘强身上套着,嘴里乱叫道:“好孙子,忍忍,别出来啊,嗯嗯嗯嗯!”刘强忍耐已到极限,他挺着腰肢狠狠向上顶了四五下,终于,一股股童子精又快又狠的冲进了余小红的屄洞深处……

【完】